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垃圾桶倒下会咚咚响
    星期五,对于一个学生党来说,简直是一个充满梦幻般幸福的日子。痛苦一周课程的刚刚结束,幸福的初初开始,星期五的后面是两天的假期,星期五的晚上可以玩个痛快,无忧无虑,星期五简直就是人类的幸福之神。

     所以一般为了庆祝这个伟大的节日,我一定会上街上溜达,阿峰一般跟女生去约会了。石头一般去网吧了,所以这个时候就只有我一个人。

     那天下课,我就是先来这咖啡厅,然后喝了一杯咖啡,为晚上奋战做准备。我看了看四周,努力回想起一切的细节。

     但是我无论怎么想,都是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我在这里甚至没有和人说过话,就一个人呆呆的看着窗外。

     无奈之下,我只好叫来了那个女侍应,她昨晚也在。

     【是,客人,要追加什么吗?】

     【我、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跟女人说话真让我难受,差点结巴起来。

     【哦?什么事情呢?】

     【那个啊,昨晚你有没有在这里看到很怪的客人?】

     【怪的客人?】

     她满是疑惑的看着我,我一下子也不知道怎么形容,

     【像外星人或者魔法师,巫师的样子?】

     她的双眼瞪大了一下,然后咯咯的笑了起来。

     【客人,你不光长得可爱,说的话也太可爱了!】

     【不,我昨晚来过这里的,这对我很重要,你想起什么吗?】

     【不可能啊,客人你这么可爱,来过我肯定记得啊?不过你说一个怪人的话·······】

     突然我觉得有希望了,赶紧竖起耳朵听起来。

     【昨晚在你现在坐的位置,有个有着死鱼眼的男生一直不说话呢,点了一杯咖啡就看着窗外看了一个小时,怪吓人的。】

     吓到你真对不起呢!我瞪了她一眼,然后叹了口气,看来这里没什么可能了。而这里的侍应们应该不是魔法师或者外星人吧,就算他们是,毕竟我都光顾了不少了,起码也算得上是VIP客户了,对老客户动手脚不好吧!

     【呃,你们对老客户有什么特殊的礼物吗?】

     【哦?客人你是指打折么?】

     【不····会不会有什么变性的服务,男变女什么的礼物?】

     【哈哈哈哈哈!】

     那个女孩被我的说话逗得彻底笑了起来,她摸着我柔软的头发。

     【客人你真的太可爱了!如果可以变成你这么可爱的话,我首先在自己身上试试啊!】

     从刚刚开始,她的双眼就一直在我身上来回的看着,现在手都开始不安分了,而且眼光也有令我不安的光芒。

     【客人····你的头发真柔软啊,我真想抱你一下,就一下就好!我一直想要一个这样的妹妹啊!】

     我赶紧从钱包掏出了二十元往台上一扔。

     【我还有事!不用找啦~!】

     慌忙逃跑了出去,外面的寒风吹得让我再次想死。想起来,那时候我就惯例去了商业街,那里有个不错的游乐中心,我一般没事会去那里玩上两场。

     现在还是早上,游乐场明显没有什么人气,我来到了昨晚玩的拳击机旁边。想起自己曾经戴着这个拳套疯狂的揍着这台机器。

     等等!难道是因为这样?!这台机常年被揍,怨气冲天终于成精,然后就在我揍了它后········

     我看了看四周没人,就对着拳击机说。

     【喂,是不是你诅咒我的啊!快解除我的诅咒啊,是的话···我让你揍回来也可以啊!喂喂!】

     结果摇了它半天,还是没说话,倒是被管理员大叔阻止了。

     【小妹妹,要玩的话要投币啊,你这样的话!···手不会痛吗?】

     我勒个去,我真难想象这就是平时对我大吼【买了币才可以走近我的机器!】那个大叔,看到他满脸迷人春风的微笑看着我,我真想一拳揍过去帮他恢复原形。

     【那个啊,大叔。】

     【什么啊?】

     【这个拳击机······有没什么被诅咒的传说啊?】

     他听到后,也跟那个女侍应一样开始愣了一下,然后哈哈的笑了起来,满是猥琐的眼光看着我。

     【来,小妹妹,的确哦。这个拳击机有着很多可怕的故事的哦,来叔叔的办公室我慢慢跟你说······】

     行了,我算是看透你了,我居然开始能够理解寒如雪为什么讨厌男人了。明显就是没有故事的意思了,好吧,我又犯傻了。但我还有什么办法!男变女这么傻的事实也不是发生在我身上了么!

     我白了大叔一眼,然后就离开了那里,然后一路走到了通往地铁的地下商业街,走到一半时,我突然停了下来,目光被前面的娃娃机吸引了。

     说起来,我昨晚玩过这个。倒也不是喜欢里面的东西,当时看到一个小金发萝莉抱着一个海盗猫的大娃娃,看着里面的布偶,里面都是最新款的海盗猫小人偶。

     我对女孩很讨厌,但是对小孩的话无所谓。小时候男和女的分别没那么明显,也没那么多机心,所以尽管我算不上喜欢小萝莉,但是也不至于到厌恶的地步。

     【喂,想要么?】

     那个小萝莉抬头看了我一眼,她留着一头自然卷的金色长发,一身黑色连衣裙,看起来相当的可爱,长大后肯定不得了,话说她是混血儿?我咳了两声,一本认真的说到。

     【想要的话,就要争取。自己拿不到,还可以找人帮助,但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了···有硬币么?】

     小萝莉没说话,然后伸进小裙子的衣袋,掏出了一个粉红色的小桃子造型钱包给我。我很忧郁,这个钱包我碰到了觉得真的很忧郁。为什么会有这么娘化的东西要我拿着啊!

     但是我贯彻自己的理念,哪怕是一元,我也没有给女孩子的必要。我拉开了钱袋,从里面拿出了一元的硬币,然后将钱包给回她。

     【看好了,你要哪个?】

     小萝莉指了指那个黑色的海盗猫,拿着菜刀,张开嘴巴一副恶狠狠的样子。

     【真是好品味·······】

     我投入硬币,然后开始推动那个机器手,这个机器我自己小时候曾经去废品场撒野的时候拆过,构造我相当了解。

     在还没到的时候我就开始降下机器手,很多人因为视觉差绝对不会在这里停下来,却偏偏是那个位置才能勾到那个海盗猫的菜刀,然后我轻松的一个回退,马上那个海盗猫就从柜子里面掉了出来。

     小萝莉拿到那个海盗猫,双眼都瞪大了,看来她很惊讶。恭喜呢,这只破猫虽然长成这个挫样,但看来找到了一个好主人。

     【OK,就这样了。】

     我拿起了我的书包,那个小萝莉一直看着我,抱着那个新的小海盗猫,眼神似乎在跟我说谢谢,实际上她却什么都没有说,我也没有回头,就这样走了。

     即使那个女孩是个巫师或者外星人,也没理由将我改造成女人吧,这不是以怨报德么,我可是超级讨厌女人的啊。

     想到这里我自己都笑了,真是的,一个离奇事件发生了以后,就觉得什么事情都离奇了,我变成这样怎么可能跟那个还在小学啃ABC的小萝莉有关?

     或者我就只是找个理由发泄罢了,因为偏偏什么都不变,就是变成了女人,我所最讨厌的一种生物。我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要被这样惩罚?还不如变成一坨大便被水冲走了还好。

     在商业街晃了一天,只让我更加习惯了这个身体的使用方法,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让我变回去。还有就是成功让我进入了人生最大的炼狱:女厕。我不知道,这一天的打击是如此的多,以至于我都神志有点不清醒了。

     哎,去阿峰家休息下吧,顺便跟他讨论下有什么办法?只靠我一个人应该想不出来什么了。

     我离开商业街的时候,时间已经是晚上,寒风更加的刺骨。我感觉到这个纤弱的身体再次发出了悲鸣。原来女孩的身体是这样的弱不禁风啊。以前看到那些女孩动不动就说累觉得她们在犯公主病,没想到她们的身体的确是不经打击。

     在街上走的时候,傍晚给我的感觉总是很不好。特别是冬天的傍晚,平时这个时间我一定会回家了,或者跟阿峰和石头在打闹,但是现在,我却没有地方可以躲藏,我一直相当讨厌的孤独的感觉缠绕着我。这个傍晚就这么赤裸裸的出现在我面前,我要以最弱的姿态来迎接它。

     我只希望快点进入夜晚,我真的很希望这样。但是时间永远是跟你作对的死傲娇,你希望它赶紧过去的时候,它却像个老头那样缓缓在你面前走过。

     我就在这股煎熬中,在大街上,商场里面,所有我曾在昨天去过的地方再走了一趟。除了我感觉我的身体真的很累后,再也没有其他的发现,而时间也已经到了晚上8点。

     我站在人行天桥,看着下面来来往往的人群,有种相当孤独的感觉。只是变成了一个女孩,我就如同失去了一切,家人和朋友。我甚至觉得自己的存在原来是如此的没有价值,如果没有其他人来证明我的存在,我是不是就不曾算在这个世界活过呢?

     时间已经很晚,我需要到阿峰那里跟他说我的问题了。虽然我现在都可以想象到那个家伙听完后那双眼睛可以瞪到多大。但是石头是更加不可能的,因为石头这个家伙在家里就是个乖儿子,你永远无法想象在网吧的他和在家里的他到底可以变化多大。

     就在我走下了天桥,准备往巴士站的方向走过去时。却听到了一条小巷传来了很大的声响,似乎是垃圾桶倒了下来。

     我的直觉告诉我,正常情况下垃圾桶不会那么简单的倒下的,首先捡垃圾的人都是相当专业的,他们不会这样粗鲁。也排除了因为他们心急而弄倒了这么巨大的垃圾桶,要知道激怒了清洁阿姨的话,他们绝对吃不了兜着走,以后都不能来捡了。

     也许跟我的变身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