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放不下
    上帝,真是难以相信我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我现在居然跟寒如雪一同睡在同一个房间还要同一张床!!!!

     而且最重要的是并非一人一边,这个家伙明显就将我当作是抱枕了,一直抱着我不肯放。她身体的香味就这样近距离的刺激着我的鼻腔,那标志的脸蛋就这样放在旁边,即使我现在不带把也会觉得热血沸腾啊!女孩的身体好软,而且好香!

     我轻轻的拉开她的手,才刚摆脱她马上又抱回来了。没有她的指模我也逃离不出去,真是相当麻烦的状态啊。要坦白吗?!

     我想来想去,如果坦白的话,也许不会死的这么惨,而且说不定这个家伙还能帮助我。但是坦白了谁信啊,另外我要依靠一个女人帮忙?想到这里我马上就放弃了,是的,女人,我不需要你们的帮助,不不不不不不!我是怕被寒如雪剁了才是事实好不好!

     想到自己面临的危机,我不禁粗暴的将她推开了。

     【抱、抱歉····我有点得意忘形了吧···】

     在我将她推开的时候,她尴尬的道歉着。我只好故意冷着脸说到。

     【原来你一直都没睡么?】

     【没有···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分开睡啊?!】

     【因为···多了一个人兴奋得睡不着啊····】

     听到这个回答我愣住了,她低着头这么说到。

     【我一直都没什么朋友呢,学校又好,成为了模特也好。我都没有什么朋友,身边都是想利用我的人。而男人,更加是令人厌恶至极,他们只是一群遵从欲望而行动的生物,除了满脑子想着下流的事情什么都没有了。他们得到你的身体后,就不会再将你当是一个人来看。】

     然后她看着我的眼睛,认真的说道。

     【今天······今天你···也许是我的第一个朋友吧,不是因为我的其他东西,而只是单纯的来救我。】

     【你这个笨蛋,我不是说我是你的脑残粉才救你么!】

     【才不会有脑残粉要从我身边逃跑的!】

     【额······】

     我看着她向我撒娇的脸蛋,我一下子不知道如何是好,上帝啊,你在坑我这方面上还真是从来都不缺乏创意。现在的我到底是要板起脸好呢,还是不板起脸好呢?要我对着这样一个孤独患者下重手我做不到,但是我对她温柔的话,恐怕自己的身份将会更加的危险。毕竟这种变化随时都可能恢复正常,特别是睡觉!

     【我们一起睡吧,好不?】

     她就像一个受伤的小兔子挽着我的右手,天啊!你堂堂一个冰山女王,居然用这种招数实在太阴险了吧!她的眼睛有着泪水,寒如雪,老子这条命看来真的栽在你手上了。

     【你总有一天会后悔这么做的······】

     【为什么?】

     不管她再问什么,我这么说完后,身体的伤再加上白天的疲倦让我不顾一切的闭上了眼睛,听不见她说什么了,也不管了,死也要做个睡的好的鬼。

     在梦里面,我进入了一个黑暗的世界,然后好像老照片一样,周围的东西慢慢清晰了起来,却有着陈旧的颜色。

     我只是个小孩子,一个人坐在家里的藤椅上,看着在我面前捂脸而哭的母亲。你很难想象我的尴尬,我该去安慰她么,我该怎么做?作为一个称职的儿子我应该怎么做?你这么烦恼你当初为什么这么委屈生下我,我没求过你吧!然而我却没真的见过我的母亲,也没有跟她说过一句话。就算想骂她,也只是一种奢望吧?

     【海棠!海棠!】

     当我睁开眼时,看到寒如雪看着我。我有点脸红,被一个你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对心脏不好啊,我一边手搭在她的肩上往右边推开她。

     【我没事。】

     【发恶梦了么,海棠,我看到你哭了。】

     什么?!老子哭了!我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真的有着泪水。我真的服了,我发这种梦我明明是超级生气的好不好,为什么每次最后就变成我流泪了。

     【那只是···打哈欠时流下的泪水罢了。】

     寒如雪显然不太相信,可是她还是笑了笑。

     【我给你煮了早餐哦,起来吃吧,还是想继续睡一会?】

     看到她阳光灿烂100%的微笑,我除了起来还能怎样?既然她还是叫我海棠,证明我还没变回男人。看来变身不是隔日解除了,该不会是永久了吧?!我怀着这样的担心起来了。走到客厅发现整齐的摆着双人份的餐具,寒如雪兴奋的坐在那里。

     【海棠,快来吃吧!】

     【寒如雪,你对我这么好我也没什么可以回报给你的哦。】

     【才不需要你的回报呢。】

     无论怎么说,我还是肚子饿了,去到洗漱间,发现牙膏牙刷洗脸巾都有了,还放着好几个没开封的洗脸奶在那里。

     她有点羞涩的说到。

     【不知道你喜欢用哪个洗脸奶,所以帮你挑了一些。】

     【不用,我用肥皂就可以了。】

     【那怎么行!肥皂对皮肤刺激很大的!女孩子不好好对自己怎么行呢!】

     我似乎不小心打开了她的某个开关,她从餐桌走到我身边,一瓶瓶的拿起了那些洗脸奶跟我介绍了起来。

     【这个的话··如果皮肤容易干燥用就最好了,因为我感觉你的皮肤不油腻,所以就不买去油的了·····】

     寒如雪,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这么豪气的说用肥皂的。我微笑了一下,抓住了她的手。

     【寒如雪,我用这支就可以了。】

     【诶?其他的我还没说哦。】

     【可以的了,寒如雪帮我买的东西我都喜欢。】

     我用了一句漫画中几乎万能一样的台词来敷衍过去,没想到那个家伙居然脸红了!那表情太可爱了有没有!你居然因为我这样老土的台词而脸红了沸点也太低了有没有!你其实就是个百合吧!你这个家伙!她害羞的笑了笑,然后走了出来。

     好吧,总之是解决了。我一直都觉得洗脸奶这种东西真心是坑钱的,我从来都不相信洗脸奶有什么功用,只有肥皂才是人类的好朋友。但是寒如雪都这样盯着了,我还用肥皂肯定被说,我只好皱着眉头用洗脸奶洗脸·····真是好麻烦。

     摆在那里的新牙刷也有好几种,看上去都挺贵的,这个家伙到底怎么回事,对一个陌生人的警戒心也太低了吧!这样子就算再有十几个保安大叔也保护不了这个笨蛋啊!

     最难搞的果然是头发,还好这个发质很柔顺,只需要喷点水就可以梳顺了,不搞笑就可以了。

     【等下就去将头发都剪了吧····】

     【啊!!!!你在说什么啊,海棠!】

     她的声音这么大差点吓得我心脏都跳出来了,她嗖的就跑到我身边,双手搭在我的肩上。

     【听好了海棠,绝对不能剪头发哦!你的长发是我的宝贝啊!】

     【打理起来太麻烦了,我要剪个短发·····】

     【不行!说什么都不行!怎么都不行!不要不要!】

     这样的刑罚我还是第一次体会,寒如雪她双手搭在我的肩上,以那里作为发力点,然后她通过扭动身体,将伤害通过发力点作用在我身上,好痛苦!!!!!我连忙抱住了她以制止攻击。

     【我明白了!寒如雪,我不会剪的!】

     我突然抱住她似乎令她吃了一惊,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回过神来。

     【我来帮你梳理吧!】

     她笑着就开始用手开始摸我的头发,我托着腮,看着她在后面帮我弄。她的笑容真好看呢,如果镜子面前的我不是个女孩子的话,那大概我也没什么好抱怨了吧?不,我还是很讨厌女孩子。因为无聊,我就随便说点什么好了,不然气氛比较尴尬。

     【寒如雪,你的笑容比你板着脸好看多了。】

     刚说出口,我就被我这样无比弱智的行为惊呆了,我在对一个女人说什么啊?!她的脸唰的又红了。

     【如果你喜欢,我就多在你面前笑吧。】

     她越是觉得幸福,我就越觉得自己罪业深重。因为我并非真的女孩,我总会恢复正常,变回像金城武这样帅的人,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就永远看不到这个秋海棠了,也就是我会将她这个无比喜欢的朋友杀死。

     临走前,她帮我登记了小区的指模,也就是说我以后可以随便出入这里了。这个家伙期待我还来啊?

     【海棠,你还会回来看我吧?】

     【大概吧。】

     我含糊不清的回答到。

     【诶?!能不能肯定一点,来嘛!】

     不是我不想肯定,而是我真的无法约定。

     【对不起,寒如雪,我身不由己。】

     【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笑了笑,我看了那么多漫画不是白看的,我摸了摸她的头。

     【以后你会了解的。】

     然后我马上潇洒转身,就这样吧,寒如雪,你就当发了一场梦吧。

     【那个?可以将你的手机号码给我吗?拜托了!】

     手机号码?!老子的号码要给一个女孩?!我很想说自己没有手机,这样很正常,毕竟她昨天也看过我落魄的样子了,即使我没有钱买手机也是理所当然。但是,万一寒如雪真的陷入了困境呢,那个时候谁可以救她?

     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被她满怀期待的目光打败。我拿出了手机,按照她说的号码打给了她,她高兴得好像获得了新玩具的小孩子一样。刚走到公交车站,我的手机就响起来了。

     【谢谢,海棠。】

     我回过头,看到那个笨蛋隔着很远还跟我挥手,这种感觉怎么回事,我居然有点放不下心离开,脑海里面想象着那个家伙到夜晚的时候一个人睡觉是怎样落寞的表情。但是我知道那是我不应该去想的事情,这一切都太疯狂了。寒如雪,我并非故意欺骗你,这真的只能算是老天开的一个玩笑,你需要找的是另一个朋友,一个真正能够一直留在你身边的朋友。

     我坐上了公交车,突然又一股睡意袭来,当我醒来时,已经到了公交车的终点站。

     【啊···糟了··睡过头了。】

     我连忙站起来,却发现衣服拉扯得让我痛的厉害,我连忙看自己的身体,居然恢复了男儿身!

     当我看向自己的胸部时,顿时凉了半截·······我还戴着胸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