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指压狂魔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也挺无聊的。睡觉干嘛不好好在家里睡,为啥非得在课桌。等数学课结束我的脖子已经痛的要命。不过也是没办法,我文科成绩差,根本就跟他们不在一个水平。我只能努力靠体育考个好大学,我脑子笨,没其他奢望了。

     我起来的时候却不小心撞到了寒如雪的左臂,她啊的叫了一声,然后愠怒的瞪着我。干嘛啊,就不小心碰了一下,她居然掏出了湿纸巾擦她的手。这女人真的是傲到一定境界了,如果说傲可以修炼成仙的话,她这境界都如来佛了吧!

     然而她没管我了,马上低头看手机。算了,上厕所去。我溜达着刚走到门口,手机又响了一下。

     “怎么不回复我?海棠,我一直等着你的短信。”

     一直在等?!我惊愕的回过头,看到寒如雪一直看着手机。为啥啊,萍水相逢的一个穷酸女孩对寒如雪来说有什么重要的。

     “海棠?你是不是讨厌我了?抱歉,如果你不喜欢我抱着你睡的话,我·····我下次不会了。”

     寒如雪,你能不能行行好放过我啊?那个秋海棠一直都不曾存在过啊!看着她的短信我有点心软了。不行!欧阳夏,你绝对不能心软!对付女人不能心软!而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手机疯狂的震动了起来,哇,这货还打电话过来了。

     我走到走廊,然后果断挂掉了。差点没将我的心都震出来了,要是被寒如雪知道这个号码是我的,还不将我生煎!虽然真的很混蛋,也很残忍,我还是关机了。让寒如雪死心了吧,忘记秋海棠!那家伙只是昙花一现的怪胎罢了!

     好了,手机关了。我看了看寒如雪的方向,她显然拿着手机眉头紧锁。抱歉啦,我可不愿意再变一次女人了。上完洗手间也没什么做,我干脆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然后回到教室的时候,发现负责派发信件的学生正在给寒如雪派信。老实说,都人手一台手机的年代了,还有谁会写信?唯一写信的原因是:都不知道她的手机号码。

     只见寒如雪皱着眉头,看着台上小山一样多的信,看表情都知道她很不爽了。可是无碍她标致可爱的脸蛋,生气又好,沉默也罢,她始终都是一个艺术品。有时候上帝造人真的很不公平的,看着寒如雪我感觉上帝造我的时候一定是用脚趾捏的。

     送信给她的值日生走后,教室好奇的人都朝她看了几眼。然而寒如雪直接拿起那一捆信件,扔到了垃圾桶。我只希望里面没有阿峰的情信。扔掉了那堆信,她台面居然还有一个包装得很精致的盒子。显然刚才信件太多,寒如雪也没有注意到。这时候我已经回来了,也没说什么,就瞄了一眼。

     是一个红色的小盒子,上面打着彩色的缎带,看上去很是可爱。寒如雪本来想也随手扔了,可是当她看到盒子上面的标志时,叹了口气。

     【想扔就扔不就好了,叹什么气。】

     寒如雪白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到。

     【自己看看那个LOGO。】

     说着她就像扔橡皮一样抛了给我,然后继续看手机了。我当没看到她烦恼的样子,仔细看了看那个LOGO。

     【Cartier?什么意思?】

     听到我说Cartier,坐在前面的一个家伙马上转过了头。我虽然不会刻意记得全班人的名字,可是他我是记得的,毕竟他老是借我不少文具。大家都叫他做阿伟,是个挺热心的小伙子,只是遇到寒如雪,他这样和善的人也不知道怎么处理了。

     【卡地亚?不是吧?】

     转过脸,看到我手里的小盒子样子很是惊讶。他刚想说拿来看看,可是手伸出一半就犹豫的看着寒如雪了。寒如雪没表情,甚至一直在发短信压根都没看他。阿伟没胆子拿过来,只是看着我手里的盒子。

     我笑了笑,打开了盒子,天啊,居然是一个手表。盒子的背面写着:TANK。上面以相当浮夸的方式摆着一个小小的女性白色腕表,方形的盘面,宝蓝色的指针。里面还有一张纸条:献给高贵的雪,落款写着Joker.

     阿伟看到那腕表简直愣在了那里,包括他的同桌阿良。阿良是个女孩子,如我所说,我们班学历史的,都是女孩子居多。阿良看来跟我一样不知道这手表的来头,只是看着这表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相当精致。

     【哇,太漂亮了!】

     阿良想拿来看看,阿伟却挥手让她不要乱来。他压低声音说。

     【阿良,这是卡地亚的TANK系列手表,要5万多啊。】

     听到5万多,阿良吐了吐舌头,马上缩了回来。我一下子明白自己到底是在做怎样的死了,寒如雪刚刚将五万元扔在了我手上,我现在正托着这叠厚厚的钞票啊。想着我都有点颤抖了。赶紧盖上了盒子放回到寒如雪的台面。

     【哎,这东西不好扔。】

     扔?这简直是炸弹了吧!要是其他女孩,我会认为她只是在炫耀,但是寒如雪?NO,她绝对不会!我宁愿这个家伙是在炫耀,因为我有时候真很看不透她。

     寒如雪打开盒子,看到那张纸条。

     【这东西要怎么退?真是烦死人了。】

     【先留着呗。】

     【啊?】

     寒如雪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我。我却无所谓,被她鄙视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

     【他肯定会再来的啊。干脆将计就计在他以为你接受他的时候你却狠狠拒绝他,再也没有比这样更没面子了吧?】

     寒如雪嘴角微微上扬,看来她很同意这个计划。在其他事情上,我们没有任何语言,但是在这些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上,似乎我们倒是挺聊得来。寒如雪就将那个手表扔到了课桌里面。我想这家伙真有钱的可以,要是我捧着早就要报警了。本来以为她下一步要思考那个叫Joker的人是谁,谁知道她只是继续拿起了手机打电话。从她紧皱的眉头,我想我知道她要打给谁,可是我才不会开机,用卡地亚手表来换都不会。

     下午的课程全部结束,今天刚好我值日,将教室的垃圾都倒掉后。已经日落西斜,是时候回家了。

     晚上和外公吃完饭,我就无所事事的看着今天的新闻,不是哪里的下水道掉进个人,就是又是哪个老板拖欠了工人的工资,还有就是包了二奶的贪官们悲伤的在镜头面前发誓要重新改造自己的世界观,接着就是无聊透顶的综艺节目了。突然家里的固定电话响了,外公叫我来听电话。

     我有点愕然,谁会固定电话找我啊。

     【喂?】

     【你个小子怎么都不开机啊?】

     我一听就知道是阿峰了。他提醒了我才想到我下午一直都关机,忘记开了。

     【哦,没电了。怎么了?】

     【我搞到了寒如雪的电话了。哈哈哈哈。】

     我心里面想这个小子确实有点手段。

     【你怎么找她要的?】

     【什么找她要。寒如雪这人会主动给电话别人的么,别说男生,女生都要不到。】

     【那你这号码是去找算命先生算出来的?】

     【去去去。你可别忘了,她可是个模特。是模特的话,就有公司,有经纪人。搞定经纪人有什么拿不到的,连她穿多少码的衣服我都清清楚楚了。】

     不愧是全国泡妞劳模阿峰,有这样的手段确实水到渠来。不过,我突然想起,我早就有寒如雪的电话了。

     【哎呀,为了搞到这个号码,我还欠了不少人人情呢。】

     如果我直接给他,他就不用这么麻烦了,可是我如果真的给他,他问起来就是我的麻烦了。

     【嘛,既然你搞到手了。那就开始你的行动吧。】

     【只是好奇怪哦。】

     【什么奇怪?】

     【寒如雪的电话号码不是本地的。她的手机一直都是全球通漫游状态呢。】

     阿峰居然留意到这个?他说起我才注意到这件事。

     【啊?不过这有什么。】

     【她一直都在这个城市活动啊,干嘛不搞个本地手机呢,要知道这样话费可是贵很多啊。】

     我想了想,本来寒如雪就是个怪人,她这么做的理由肯定是我想不到的。

     【随便吧,也许是想装逼呢。反正你这小子记得我们的赌约。】

     【你这个白痴,你看过装逼会将自己的号码藏得那么深的么。得啦,我还是记得的。不过我现在有点信心不足了。】

     【别这么说,你可是我们的全国泡妞劳模,连你都没有信心这个国家还有希望?】

     【说的也是呢。你真不愧是我的知音啊!】

     【不约不搞基,挂了。】

     【嘛,先这样吧。】

     然后我挂了固定电话。从我的包包里面拿出我的那台山寨机,开机后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进入画面一阵后,叮的一声,就提示我收到了一条信息。我刚想打开,马上又叮的一条来了。我正想着这什么鬼的时候,叮叮叮··········足足响了五十多下才消停了下来。我的天,都是寒如雪的短信。

     【海棠,你怎么了?】

     【海棠,你遇到危险了吗?】

     【海棠,尽快回复我啊!】

     之前的短信很多都是道歉,后面就慢慢变成了担心。我已经无力一条条的看下去,干脆翻到了最后一条:

     【海棠,你再不回复我我只好报警了,我不知道你现在是不是遇到了危险。】

     NO!!!!!!!!!到底寒如雪你的脑袋有什么问题啊!我马上回复她。

     【一切都很好,你千万不要报警啊!】

     我相当紧张的看着屏幕,居然发送出去后的瞬间就收到了寒如雪的回复。

     【嘿嘿,你总算回复我了。】

     【嘿嘿你个头啊。这么急着找我干嘛?】

     【嘛,我想知道你今天做了什么嘛。】

     我想了想。

     【我在打工啊。我没书读,家里又欠别人的钱,不打工怎么养活我自己?】

     【啊?!海棠,你在打什么工啊?】

     我真的好想回复你好烦,关你什么事。我深呼吸了一下,让自己冷静下来。寒如雪在手机上的另一面实在令我意外,她似乎相当珍惜秋海棠这个朋友,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我下一条短信,将决定了我是否会跟她绝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