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情错落雁(一)
    (风尘女子错爱一生,根源情错,世事难料。)

     民间传言,繁华似锦不过京都,国色天香难敌落雁。

     此话虽有些夸张,可是与四周郡县相比,京都倒真的算得上人间天堂;至于落雁姑娘虽未见过,可是这满朝王侯为娇颜一笑,愿掷千金啊!

     听着说书人的话,坐在角落里的一个女子眉眼轻扬,淡然一笑,竟连身边的牡丹也失了神色。

     那位女子身边的丫头,捂着嘴笑得唧

     唧的,“姐姐,你呀现在都快被说成天下第一美人了呢。”

     落雁满脸无奈的望了她一眼,伸手敲了敲她的头,“都是你,非要过来。”

     那丫头捂着头,满脸的扭曲,落雁不由得瞪了她一眼,“好了,盈儿别闹了。”

     “姐姐,我没有闹啦,真的很疼。”盈儿捂着头,瘪着嘴。

     “真的,来,我来看看。”听到盈儿的话,落雁的柳眉微拢,别真的伤到了,就不好了。

     结果就在落雁给她检查的时候,盈儿扑哧的一声笑了,落雁立刻就明白了,脸色立刻就暗了下来,佯装生气,提起裙摆就走了出去。

     这丫头越来越没大没小了,落雁走在前面,任凭盈儿说什么都不肯回头。落雁望着盈儿焦急的神色,心里早就不生气了,只是想教训她一下而已。

     回去之后刘妈妈又是一阵教训,说什么出去也不和她说一声,出了事怎么办啊。

     落雁望着喋喋不休的刘妈妈,轻轻一笑,“刘妈妈,你要是再说,我就错过上台的时间了,那我就不去了哦。”

     听到这话,刘妈妈赶紧闭上了嘴,“哎呀,好女儿,妈妈不说你就是了,你赶紧去吧,一个星期才上台一次呢,让那么多人等着可不好?”

     赶紧将落雁推进了房,让她去换衣服。落雁在凝香楼卖艺不买身,琴棋书画,就没有她不会的,她可是凝香楼的头牌呢。不过她也是倔,七天只出一次场,还带着面纱不让他人看见,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落雁带好面纱,一上台,便引起一阵惊呼。不过落雁好似习惯了一般,感觉不到有什么不适应,坐在纱幔之后,浅弹一曲便起身离开。

     望着刘妈妈送过来的珠宝,落雁连眼睛都没抬一下,就让刘妈妈去回绝了。

     刘妈妈差点没一口老血,喷了出来,不过望了一眼落雁脸上坚定的神色,刘妈妈只能叹着气,将到手的宝贝在拱手送出去。

     望着下面的车水马龙,落雁的脸上划过一丝落寞,不是她自恃清高,而是实在无法违背自己的心,用灵魂换来的钱财她真的不屑。

     繁华的京都每天都不会缺少新鲜的事情,这里总有许多新奇的事情,勾动着大家的心。

     望着街上的人山人海啊,落雁微微皱了皱眉,据说今天是秦措将军凯旋回朝的日子,盈儿非要拉着自己来看看。这么多得人能看到什么。

     想完便准备转身离开,可是谁料,旁边的人实在是太多,竟一不小心将她推入了路道中间。

     刚过去,便听见盈儿叫嚷着小心,落雁还没反应过来,扭头便望见了高抬的马蹄,面纱之上的眼眸中满是惊愕。

     马背上的男子一袭白衣,望着落雁赶紧侧身下马,将她扶起,抱歉一笑。“姑娘可还好?”

     一袭白衣的他竟让落雁也跑了神色,剑眉高耸,眼眸深邃,温文儒雅,好似落入凡间的仙人一般。

     旁边的盈儿赶紧伸手拉了拉她,回过神后,落雁也赶紧将手抽回来,含首微微欠身,“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说完之后,抬头对着他微微一笑,虽看不见全貌,但还是让面前男子晃了神。

     落雁望着他的样子,悄然一笑,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去了。

     落花时节,烟雨微蒙,最易惹人相思。

     望着窗外摆动的柳枝,落雁又跑了神,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不由得想起那日的男子。

     旁边的盈儿见此也不住的打趣,“春天到了,万物复苏,姐姐也该萌动春心了。”

     此话一出,定少不了落雁的一顿数落。盈儿看见落雁要教训,赶紧跑走了。

     落雁刚准备洗漱睡下,就看见刘妈妈急匆匆的跑了进来,说什么也要让落雁出去见个人。

     听到刘妈妈的话,落雁不由得皱了皱眉,“刘妈妈,你是知道我的规矩的,我是不会去的。”

     “哎呀,这次就算是妈妈求你了好不好,这不是一般的人,说回绝就回绝了,好不好?我的好女儿?”刘妈妈满脸讨好,也不是她非要落雁去,只不过啊,这人她是实在惹不起啊。

     望着刘妈妈的样子,落雁也是不忍心拒绝,“那就这一次。”

     听到落雁同意了,刘妈妈满脸笑容,赶紧跑了出去,“那好,你赶紧梳妆打扮,我这就去说一声。”

     顶级厢房里,坐着几位男子,中间几位看上去尤为华丽,倒是一旁的白衣男子似乎与他们格格不入。

     听着里面刘妈妈的声音,落雁微微拢了拢柳眉,这样的权势最为讨厌,不过还是推门进去了,微微欠身,“落雁见过各位公子。”

     大家望着落雁一阵打量,也不知是谁起的头,争相着要揭她的面纱,刚准备转身离开,便被人一把拉住,“别那么着急走嘛,让爷我看看。”

     “就是,说不定一不小心被爷看上,还能做个侧房。”中间一位身着明黄的男子说到,

     此话一出,又引起了他们的一阵嬉笑,落雁不由得有些恼羞成怒,可是女子的力气有怎能比过男子呢。

     面纱快被拉掉的时候,旁边的白衣男子,一把将这男子推开,声音里有些淡淡的警告,“少爷,别忘了您的身份。”

     那人听见他的话立刻便停了下来,这白衣男子转身的时候,微微一愣,转而抱歉一笑,“真是抱歉,还望姑娘莫要见怪。”

     落雁微微点头,一抬头眼里浮现一丝欣喜,“公子又救了小女,小女子落雁真是感激不尽。。”

     “在下秦措,姑娘不必多礼。”秦措拱手行礼,

     听着秦措的话,落雁杏唇微张,“你是秦将军?”

     “怎么不可以吗嘛。”望着落雁的样子,秦措不由轻笑出声。

     立刻,落雁的脸上浮现了红霞,低垂的眼睑里满是羞涩,“公子。”

     望着落雁的样子,秦措眼底泛起了淡淡笑意。

     事情过后,落雁才知道那日男子是当朝太子,心中泛起的点点涟漪是少不了的。

     自此之后,一向不问红尘的秦将军也是时不时的到凝香楼里去,可是给了说书人新的话题。

     最近凝香楼里,撒泼得人越来越少了,这都要归功于坐在角落里的秦措。落雁掀开帷幔,走了过去,对着他轻轻一笑,“秦公子。”

     秦措端起起茶盏,放到落雁面前,轻轻一笑,“落雁姑娘请坐。”

     落雁伸手端起茶盏,放到鼻尖轻嗅,浅笑,“想不到,公子也是一个文雅之人。”

     “是不是认为在下会是一个粗俗鄙陋之人啊?”秦措望着落雁浅浅一笑。

     “没有,小女怎么敢啊!”落雁听着秦措的话,不由轻笑。

     看着落雁明媚的眼眸,秦措有些失神,“落雁姑娘喝茶,也不将面纱放下吗?”

     听到秦措的话,落雁微微一愣,伸手将面纱摘了下来,抬眸望向秦措,“那公子,这样可好?”

     眉如远黛,面如粉敷,唇若点朱,一颦一笑皆是万种风情。

     望着落雁的眉眼,秦措手里的杯子掉了,眼里的失落转瞬即逝,嘴角轻勾,“落雁姑娘实在是惊为天人。”

     听到秦措的话,落雁的脸颊微红,低头抿嘴笑了笑。

     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以为秦将军是一时兴起,可是没有想到秦将军居然持续了很长时间。

     盈儿抱着秦措送过来的东西,满脸笑意,秦将军对姐姐可是好得很呢,就算不来也会给姐姐送许多东西。

     望着盈儿怀里的东西,落雁嘴角又浮起了微笑,虽然这些东西不是什么奇珍异宝,却也是不常见的稀罕之物。

     落雁将包裹打开,还是忍不住笑了,叫人那么大老远的送过来,居然就是为了这些糕点。

     旁边的姐妹们也忍不住笑了,“将军未免太搞笑了吧,费那么大的力气,就为了这些东西。”

     听着大家的话,落雁倒没那么在意,反而心间泛着点点的甜蜜,只要心意在,送什么都无所谓。

     看着落雁眉眼之间的欣喜,大家忍不住打趣起来,不过刘妈妈眼中倒是染上了愁绪。

     倒不是说,要是落雁走了,会影响自己的生意。关键是这青楼女子,谁会付出真心啊,大多数都是一夜风流而已,男子倒是一身轻松,可往往都是女子受苦伤心。

     刘妈妈想了半天还是没有忍住,等到大家一离开,就赶紧跟落雁唠叨唠叨,落雁轻轻的笑了笑,“刘妈妈,你多心了,哪有的事啊。”

     “但愿是我多心了,不过你也一定要小心。”刘妈妈再三叮嘱。

     “嗯,我知道了。”落雁对着刘妈妈点了点头,

     刘妈妈一走,盈儿就忍不住的抱怨了起来,“我看刘妈妈是不想让你耽误了她挣钱。”

     听着盈儿的话,落雁眉头微拢,“别瞎说。”

     在这里这么多年了,刘妈妈也见了那么多的事情,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不过这想想也就罢了,秦将军也许只是怜悯自己而已。

     外面关于落雁的流言四起,姐妹们都开始说秦措的负心,可是都不曾相付,又何来负心之说呢。

     落雁虽未说话,可是眼中的失望却越来越大,直到那日,秦措喝的酩酊大醉。

     看着喝的东倒西歪的秦措,落雁赶紧将他扶入房内,还未开口,秦措便将她拥入怀中,“雁儿,跟我走好不好,只要你说,我便娶你。”

     听着他的话,落雁心间一颤,却还是将他推开,“秦将军,你喝醉了。”

     刚起身准备走,便被他一把拉入怀中,“我不要,我不要你离开我。”

     说完,便将她压在床上,吻了上来。

     半缕月光,一室旖旎。

     望着满地的狼藉,秦措眉毛微拢,转身望着落雁,“我会负责的。”

     看着秦措的眼眸,落雁竟从中感到了丝丝忧伤,不由别过头去,“我本风尘女子,又何须将军负责。”

     “我娶你。”秦措望着床上的落雁,眼眸微深,一字一句的说出来,许下这千金般的承诺。

     落雁听到这话,落雁还未回过神来,他便已经离去。

     也不知秦措和刘妈妈谈了什么,刘妈妈竟同意她出嫁,落雁望着眼前的不停交代的刘妈妈,眼里闪现了不舍,“刘妈妈,你不是说男子都不可信吗?”

     听到这话,刘妈妈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是,可是一直待在着凝香楼也不是办法啊。再说,这秦将军对你也还是不错的,这几天你知道他没来,去干什么了吗?”

     “干什么?”虽然落雁嘴上说不用,可是心里早就不在这里了。

     望着落雁的样子,刘妈妈微微的摇了摇头,“还说你不要嫁给他,我看你呀,还没嫁,心都已经飞过去了。”

     听到刘妈妈的话,落雁的脸上染上了红霞,娇嗔,“刘妈妈,你赶紧说吧。”

     看着她焦急的模样,也不在逗她了。

     这前几天啊,皇上为他亲自牵了红线,指了一桩婚事,结果秦将军以国事为重给退了。可是才几天,就给皇上说要去娶青楼女子,这不是打皇上的脸嘛。

     皇上自然是不同意的,结果秦将军便一直在宫门口跪着,好不容易,皇上决定退步了,让落雁做小,结果秦措还是不同意。还说什么今生今世,无论妻妾只有落雁一人。

     于是,皇上一怒之下削了秦措的官,贬为平民百姓,让他爱娶谁,娶谁。

     关于此事,国内百姓是无人不知。可是谁又能知道实情呢,月圆则缺,花满则谢,为人臣子最忌讳的便是功高盖主。

     出嫁是一个女子一生中最大的事,可是在这个国家境内,风尘女子是不能白日出嫁的。

     刘妈妈将落雁的发髻扎好,竟有一种嫁女儿的感觉,望了望落雁脸上的失落,又看了看窗外一片漆黑,不由得叹了口气,“别伤心了,怨也只能怨当初自己选了这条路。”

     落雁伸手拍了拍刘妈妈,微微一笑,“我哪有伤心,高兴还来急呢。”

     听到外面的锣鼓声,刘妈妈赶紧扶着落雁出去,可是出去便被这景象惊呆了。

     落雁呆呆地望着马背之上,穿着红衣的秦措,心中某处更加坚定。

     秦措微微一笑,伸手将落雁抱到马上,拥入怀里,“我本就是将士,不知道你可喜欢这种方式。”

     落雁点了点头,眼睛微润。

     街道上灯火通明,两边站满了手持灯把的将士,一路直到秦将军府。

     十里红妆,怎敌你持灯如昼,与我共披嫁衣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