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初见苏小姐
    “你们是准备干什么啊?”我看着不停忙碌的士兵们,满脸的好奇,

     “回苏姑娘,我们正要出发。”

     “出发?到哪里啊?”我四处看了看,拢了拢身上的衣服,这么冷居然还要往外走,真是冻死我了。

     还没等我想明白呢,黄飞虎的声音就从后面传了过来:“送苏姑娘回家呗。”

     其实啊,我真的发现书上写的真是很不靠谱,就像是黄飞虎。你看看书上写的,有勇有谋,又稳重。这说的哪里是他啊,整个人更多是像一个花花公子还差不多。

     “送我回家?送我回哪里去啊?”我张大的眼睛望着他,

     “苏家。”

     这对于我来说,莫过于晴天霹雳:“你开玩笑的吧。”

     “你看我像是开玩笑.”

     望着他笑的样子,我真的很想一拳打上去:“大王呢,大王在哪里啊?”

     “诺,在哪里。”

     看见帝辛,我嗖的一下子跑了过去,抬头望着他:“我不要回苏家,我真的不是苏家小姐,真的不是。”

     我绝对是满脸认真,可是帝辛半天也没有理我,只是站在一旁安排这事情。我发誓接下来的事情,绝对是下意识的。

     在说了好几次无效的情况下,我一下子抱住了他的胳膊:“我再给你说一次,我不是苏家小姐,你不能送我回去。”

     顺带着眼睛张得大大的,帝辛扭头看了一眼被搂住的胳膊,又抬头望了望我。

     吓得我赶紧将手缩了回来,低着头:“对不起。”

     “谁说要送你回去的。”

     “黄飞虎。”我抬头望着帝辛,望着他的表情我就知道被骗了。

     听到我的话之后,毫不意外,黄飞虎被帝辛狠狠地瞪了一眼。

     为了方便带我行军,还特意用了换了马车,只不过这马车是真的比不上轿车。伸手掀开帘子,看着外面晶莹透彻的世界,早就想往外边跑了。

     不过一听到我的建议,那个帝辛的脸立刻就黑了下来,狠心的拒绝了我。

     当然作为新一代的女子,怎么可能会被这样的小事情挫败呢,早本姑娘的软磨硬泡之下,终于坐上了马。但是,这匹马却是帝辛的马。

     “外面真冷啊?”

     “那你回去。”

     “门都没”我刚把头扭过去,一看见帝辛那张俊美但是满是危险的脸,立刻就灿烂的笑了笑:“大王,坐马车都浪费大家时间啊,所以我冷一点没有关系,我还是坐马吧。”

     话刚落,还没等我阐述一下我狗腿的笑脸,就被他搂到了怀里。毛绒绒的狐裘弄了我一脸,不过是真的很暖和,果真大王的东西就是不一样。

     果然都是骗子,我抬头望了一眼眼前的城门,扭头狠狠地瞪了一眼帝辛:“骗子。”

     听到我的话,帝辛淡淡的瞥了我一眼:“孤说过吗?”

     说完之后,帝辛就大步的迈进了城门,嘴角轻轻的勾了勾。

     对于这样的人,我真想一拳头打上去啊,不过女孩子还是需要文静,吸气,吸气。不过跟在他的身后,越想越难受,他居然不相信我哎。

     “参见大王。”刚进城门苏氏诸侯就带人迎了过来,浩浩荡荡的队伍,直接闪亮了我的眼。

     “起来吧。”帝辛满脸严肃,正是像模像样的。

     走了一段时间,苏护才想起我:“不知这位姑娘是?”

     还没等我说话,帝辛就先开了口:“随行丫头。”

     我微微愣了愣,等我反应过来,他们都已经走远了,真是过分,居然说我是随行丫头。不过我还是赶紧跟了上去,好不容易能来了一次,当然要满足一下我对苏妲己的好奇了。

     “想什么呢,那么兴奋。”帝辛趁着他们不注意,扭头看了我一眼。

     “弃。”我瞥了他一眼,怪里怪气的开了口:“小小侍女就不劳烦大王你操心了。”

     这次帝辛过来是带有目的地,五万精兵,就驻扎在城外。帝辛过来进行交谈,只要苏护敢抗命不准,一声令下大军就会涌入城内。

     我眯着眼睛站在帝辛旁边,听着苏护装模作样的说着,满是无奈。都是老狐狸,还装什么装嘛,也不嫌累。

     实在是无趣的很,我扭头望了一眼,悄悄的溜了出去:“这可是一个好机会。”

     找了好多地方,都没有见到苏妲己的影子,也不知道她跑哪里去了。

     等到我回去的时候,帝辛和苏护似乎是已经谈好了,而且旁边还好站了一个女子。我下意识的打量了一下,她一袭绯色长裙,眉若柳叶,微微低首多了一抹魅力。

     这样的美人,真算得上是国色天香,我的心里也明白了她是谁?除了祸国殃民的苏妲己,还能有谁。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苏护就是这个时候把苏妲己送给纣王的吧。

     不知道为什么,想起这个我心口就莫名的不高兴,估计是我的脸色太难看了,就连帝辛都注意到了:“你怎么了。”

     “没什么。”我低着头,内心在汹涌澎湃,帝辛这个人虽然有些面瘫,可是也是一个明君啊。要不然他就直接攻城了,又怎么会冒着生命危险,进城谈判呢。因为一个女人而被世人谩骂,得多吃亏啊。

     “想什么呢。”帝辛低头望着我,眼底划过一丝不宜察觉的暗光。

     这样一说我才反应过来,苏妲己人都走了,我还盯着她在看呢。我抬头对着帝辛开了口,满脸严肃:“我跟你说,她那样的人一看就知道是红颜祸水,你一定要离她远一点。”

     “红颜祸水?孤看她不像。”说的时候,帝辛居然还笑了。

     看见他的笑,我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心慌:“我给你说真的呢,你别不信,你将来会因为苏妲己”

     “会因为苏妲己怎么?”帝辛见到我说的那么激烈,猛然停下来,不由得问了起来。

     “你将来说不定被她迷得七荤八素,然后遗臭万年。”我抬头望着他深邃的眼睛,没好气的说。

     听到我的话,帝辛伸手捏了捏我的脸,眼眸之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除非孤愿意,不然谁也迷惑不了孤。”

     这话说的太霸气,以至于我都忽略了我脸上的手。等我回过神的时候,狠狠地白了他几眼,以表示我的不屑:“真是谜一样的自信。”

     话音刚落,帝辛便大笑了起来,阳光打在他英俊的脸上,镀上了一层金色。

     可是让人难以意料的是,在不远的将来,帝辛真的会因为一个叫苏妲己的女人,遗臭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