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四)我不要当小妾
    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

     自从帝辛上回说了那句话之后,着喜欢你三个字,就不停的在我脑中循环播放。

     “这不科学,这不科学。”我趴在桌子上,怎么都想不明白,他真的喜欢我吗?

     见到我的动作,若离将茶水端了上来,轻轻的笑了笑:“小姐,您就别苦恼了,既然大王不再怪罪,不是很好吗?”

     “谁知道他怀着什么什么样的心思啊,我看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我端起杯子,轻轻的抿了一口,满脸的不屑。帝辛绝对不是一个善类,腹黑大王。

     听到我的话,若离笑了笑端着东西退了下去。自从帝辛知道苏妲己走了之后,他就把若离调到了我的身边,说是方便一些。

     其实他还是很贴心的嘛。

     我伸手将帘子掀了起来,偷偷的瞄了一眼马背上的帝辛,长得好帅啊。

     黄飞虎扭头瞄了一眼身后正在偷看的女子,满脸诡异的望向了身边的帝辛:“喂,你真的打算娶她啊?”

     帝辛轻轻的瞥了一眼他:“嗯。”

     “为什么?她哪点好了,苏氏诸侯的女儿那么漂亮你不要?”黄飞虎一听见帝辛的话,瞬间就惊讶了。

     “孤喜欢,她注定是孤的女人。”说完之后,帝辛便挥扬马鞭就走了。

     自从被帝辛告白之后,他就时不时的过来骚扰一下我:“嫁衣试了没有?”

     “没有。”我吃着东西偏着头,扭向窗外,不去看他。

     “去试一下,给孤看一下。”

     一听到帝辛的话,我刚准备扭头,就看见了那张发大的俊脸:“你干嘛,不要离我那么近。男女授受不亲,不知道吗?”

     “男女授受不亲,孤怎么没有听过。”帝辛边说边靠近我,

     望着那双深邃的眼眸,雄性的荷尔蒙迎面扑来,直接让我的小心脏接受不了。我赶紧伸手推开他,站了起来:“我试还不行吗?”

     因为一直没有想明白,所以嫁衣自从送过来,就被我放在了一旁。如今一看,倒也是豪华的很。

     一顶金冠,一抹霞披,拖地的长裙上面绣着各色的花饰,可是却独独没有凤凰。

     听到脚步声,帝辛下意识的望了过来,微微一愣,眼底闪过一丝惊艳,嘴角轻轻的勾了勾:“很是美丽。”

     帝辛扫过我的脚的时候,眉头微微的皱了皱,拿起了旁边的锦绣鞋。走到了我的身边,替我将鞋子穿了上去。

     望着他的动作,我摸了摸身上的服饰,立刻将脚抽了出来,低头狠狠地瞪着他:“你到底想干什么?”

     “替你穿鞋。”

     低头看着他满脸严肃的样子,我真是忍不住的哼了一声:“呵。”

     呵完之后,我转身就走了出去。

     见到我的动作,帝辛也走了出去,跟在我的身后。可是他一句话也不说,似乎跟我比着耐性一样。

     不过耐性我可真没有他的好:“你到底”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他打断了:“为什么生气?”

     说起这件事,我就感觉到莫名的想笑。要不是今天晚上试嫁衣,我都快忘记了,纣王不光有明媒正娶的老婆,还有俩个儿子了:“不为什么生气,我只是不想嫁给你了,凭什么你让我嫁,我就嫁!”

     原本就在气头上,声音似乎有些大,旁边的人不由得都望了几眼。我深呼吸了一口气,扭头望着他,一字一句的说:“我已经决定了,我要去浪”

     话还没有说完呢,就被他打断了:“门都没有。”

     “没有门,我就爬窗。”我抬着头,瞪着他:“我才不要当你的小妾。”

     听到我的话,帝辛微微一愣:“谁说你是小妾?”

     “不是小妾,那不成王后?”

     我还在不停的挣扎奋斗呢,听到他的一句话,猛然的愣在了那里:“当然是孤的王后。”

     “王屁,啥,你说啥?”绝对是我刚刚没听清,出现了幻听了。

     帝辛低头望着我的模样,嘴角轻轻的勾了勾:“我说什么。”

     我一下子就抱住了他的胳膊:“你一定说了。”

     “你不是听到了嘛。”

     “你在说一遍吗?”

     “你是孤的女人,当然是孤的王后。”

     望着那双闪烁着深情的眼眸,我有些眩晕:“不对,等等,你不是已经有王后了吗,而且还有儿子了吗?”

     “谁说的。”

     “书上明明写的啊?”

     “什么书上?”

     “没什么,不过你真的没有老婆吗?”

     “没有”

     “真没有?”

     “真没有。”

     “真真没有?”

     “……”

     我突然又想起来一件事,一把揪住了他的领子,踮着脚望着他:“那为什么我的嫁衣上面没有凤凰啊?我看、看书上写的,王后的衣服上都有凤凰。”

     “这不是吗?”帝辛伸手指了指,我领子上一道扭扭曲曲的花纹,

     我眨了眨眼睛:“这个?怎么那么抽象?”

     “你不会就是因为这个,所以才那么生气吧?”帝辛低头望着我,眼底满是笑意。

     “才不是呢,我才没有那么幼稚呢。”我脸一红,扭头转身就往回走。

     “孤怎么觉得是啊。”帝辛低头望着我,伸手摸了摸我的脸,嘴角轻轻的勾了勾:“要不然你怎么脸都红了。”

     “你。”我回头气鼓鼓的瞪着他,

     “现在你你那个清楚了,那你现在可不可以嫁给我了?”

     “我才不要嫁给你这个流氓呢。”

     说完之后,宝宝转身就准备走,还没迈开步子呢。就一把被帝辛拉到了怀里,一抬头就陷入了一双含笑的眼眸之中:“必须嫁。”

     话音刚落,我就感受到了唇上温润的触感,真是个流氓!

     看着前面难舍难分的背影,黄飞虎带着一干手下,在帐篷后面不停地摇头:“真是虐狗啊。”

     满天红绸,举国欢庆。

     望着桌子上的龙凤柱,床上的锦裘,还有手心里刚从被子里面偷拿出来的花生。到现在我都没有办法回过神来,我居然嫁给了帝辛,传说中的纣王。

     “想什么呢?”

     帝辛磁性的声音传来,一抬头就看见他一身红袍,头发高冠。对于这个妖孽的人物,我不由得衷心感叹:“真是帅啊。”

     听到我的话,帝辛的眉眼微漾,伸手浮掉了床上的帷幔:“那你就慢慢欣赏。”

     “喂喂,你这样不合规矩,还没喝交杯”

     话还没有说完呢,就被他以口相渡,灌了一口酒:“这不就喝了嘛。”

     我在内心十分的鄙视这样的人,流氓,闷骚,假正经。

     不过这些话,还是等到明天再说吧。毕竟,春宵一刻值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