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节有人看见
    穿过院子进入房间,一眼就看到了卫青葱。这女人还是穿件吊带裙,正斜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呢。我心想男人不在家,卫青葱小日子过的还真悠闲。可我仔细一看,发现问题了,这女人眼睛紧盯着电视画面,手居然不停的在她大腿缝里来回搓。青葱啊,你这是看电视吗?我朝电视晃一眼,原来卫青葱在看韩剧,画面男主女主正搂着亲嘴,亲着亲着就变成男主爬在了女主身上。受激情画面刺激,卫青葱动作越来越快。看到卫青葱这样,我就憋不住想笑,我赵双贵如果不死,能让你青葱这样吗?再看一眼卫青葱,卫青葱已经忙乱成一摊糊涂,眼前这一幕我真的看不下去了。我朝卫青葱大喊一声,青葱啊,我赵双贵来了。边喊着,我就朝卫青葱猛扑过去。就在这时,卫青葱手机响了。

     “谁呀?”

     “我是黄花,你出来一下,我在小广场。”

     “我正看电视呢。”

     “赵双贵不是被人杀了,是出了车祸,你想不想知道?”

     卫青葱一接手机我就听出来是黄花,昨天下午城北回来,卫青葱去过黄花家,卫青葱把吴彩凤吓唬她的那个梦告诉了黄花。卫青葱肯定没说她去过城北,但她确实去了,看到我死了,害怕牵连自己,还憋不住想告诉黄花,于是就借着吴彩凤那个梦,把我被人害的消息暗示黄花了。到目前为止,我被人杀这个消息黄花也只是听说,她不清楚我是怎么死的。手机里说我不是被杀,我想起来了,黄花肯定听到了刘大爷附身小孙子这件事。而卫青葱一直认为我是被杀的,一听黄花说不是,她肯定想知道究竟怎么回事。果然,卫青葱腾一下从沙发上起来,挂掉手机就出了门。我当然不会放过她们俩谈话机会,我跟着卫青葱就出来了。

     来到小广场,黄花正在鸡窝小庙前撅着屁股给城隍磕头,我看见就想笑,你黄花知道城隍老爷管什么吗?人家卫青葱田绿苗去给奶奶磕头,是看到了我被杀,害怕自己惹祸上身,求奶奶大神保佑平安无事,而城隍老爷是管鬼的,你给他磕头他能保佑你?你是不是听说我发生车祸想保佑我呀?不过,你保佑我什么?是不是想让我赵双贵再活过来?

     我正心里给黄花开着玩笑,黄花一转身,看见了卫青葱。

     “黄花,赵双贵真出车祸了?你听谁说的?”

     “你看你,整天不是玩手机就是看韩剧,一街筒子人都知道了,就你不知道?”

     “有人看见了?在哪儿撞的?尸体现在在哪儿?”

     对呀,尸体现在在哪儿?这是卫青葱最关心的,这女人在城北面包车里明明看到了我,怎么又说我被车撞了呢?如果真撞了,尸体怎么会跑到距公路那么远的玉米地里?卫青葱解不开这个谜,如果在另一个地方发现我,那卫青葱面包车里真的活见鬼了。

     “刘大爷不是刚死没几天嘛?他灵魂回来了,附到了他小孙子身上了,是他小孙子说的,说是赵双贵在他老丈人家半路撞的,尸体在哪儿他小孙子没说。”

     “哦,是这样啊,我还以为有人亲眼看见了呢,不过,这附身的事……”

     卫青葱大大松了一口气,她明白了,面包车里看到的我的确不是鬼。

     “怎么?你不相信附身?灵魂回来附到亲人身上,这种事听多了。”

     “我不是不相信灵魂附身,我是说,刘大爷一个死鬼他怎么知道赵双贵出了车祸?还具体知道车祸发生地点?难道赵双贵被撞死时,刘大爷正好在他老丈人家半路?这可能吗?没人告诉他,刘大爷一个鬼去那么远的地方干吗?那边情况咱不清楚,鬼跟鬼怎么联系?难道跟咱这边一样也使用手机?赵双贵一死马上就跟刘大爷联系上了?还有,出了车祸,赵双贵最先想到的应该是他老婆或者儿子,怎么会七拐八拐拐到刘大爷那儿?这真奇怪了。”

     卫青葱不可能相信我被车撞,更不相信我被撞死在我老丈人家半路。那个时间我约了她,她知道我在城北等她,这种偷情的好事卫青葱比谁都记得清楚,而且她亲眼看见我死在了面包车里。退一步,就算刘大爷在那边偶然遇上我,卫青葱怎么会知道我跟刘大爷说了谎?卫青葱解不开这个谜,所以才对刘大爷附身小孙子这件事感觉奇怪。

     “青葱,你奇怪我还奇怪呢,刘大爷附他小孙子这件事谁也说不清,反过来这倒是件好事,赵双贵在他老丈人家半路发生车祸死了,肇事者逃跑,尸体被藏了永远找不到了,这样,赵双贵的死,就跟谁也扯不上了。不过,吴彩凤那个梦让人担心啊,她怎么会编出那样一个梦?难道她真去了城北亲眼看见赵双贵死了?如果赵双贵真死在那个面包车里,过几天被人发现,而且发现身上有致命伤痕,那,刘大爷小孙子讲的就全是鬼话了。警察一插手肯定以杀人案展开调查,除了赵双贵,首先就是调查昨天中午还有谁去了城北,吴彩凤去了,她会不会被查出来?”

     黄花这么问,不是想让卫青葱给她答案,表面上担心吴彩凤被查出,实际更担心她自己被发现。黄花第一个去了城北,跟卫青葱一样,她绝对不相信我被车撞了。不过,黄花没看到我尸体,不知道我真死没有,也不清楚我尸体已经没了,所以,担心自己被发现同时,还害怕尸体被找到。

     “你问我,我哪儿知道?”

     “青葱,我绝对不相信你去了城北,可是,吴彩凤为什么胡编出你去了?为什么说你看到了赵双贵?为什么她谁也不说谁单单说你?你究竟去了没去?你究竟看见赵双贵尸体没有?昨天咱俩见面我没好意思问你,这会儿能不能让我听个实话?”

     “你别问我,我没去,我什么都不知道,赵双贵死不死,跟我卫青葱没任何关系,跟你黄花有关系吗?跟你没关系你一直问这些干吗?你没别的事,我不跟你在这儿闲扯了。”

     说完,卫青葱转身就走。

     黄花啊,你昨天堤上没看到卫青葱,回去路上也没看到她,反过来卫青葱也没看到你,这是什么事啊?她会告诉你吗?卫青葱不是你黄花,你敢把咱俩的事告诉吴彩凤,你黄花敢作敢当,卫青葱跟你黄花不一样,这不,你不提那个梦,不提她去城北,卫青葱还不走呢。

     “哎哎?别走,吴彩凤找过我,你不想听听?”

     “她找你了?!”

     “昨天下午你刚走一会儿,吴彩凤来我家了,先神神秘秘把她那个梦讲了一遍,接着她说赵双贵可能真死了,她问我是谁杀了赵双贵,我哪儿知道,她说是不是卫青葱?”

     “什么?!吴彩凤居然怀疑我?!”

     吴彩凤没怀疑你,黄花说瞎话,昨天吴彩凤去黄花家我在场,她怀疑田绿苗老公王志刚,卫青葱你不用担心,黄花不想让你走,她肯定还有事问你,还有什么事啊?

     “青葱,我不相信是你干的,你没那个胆,吴彩凤怀疑你别放在心上,你不也怀疑她吗?我告诉吴彩凤,卫青葱见个虫子都尖叫,她怎么敢去杀人?我说吴彩凤你那个梦纯属瞎编,赵双贵根本没死,上午我在街上还看见他活蹦乱跳呢,他怎么会死啊。吴彩凤说,你黄花不信咱去城北看看,没我事我去城北干嘛?再说,吴彩凤拉我去是不是想陷害我我不清楚,总之我没去。不过,吴彩凤这话让我感觉赵双贵可能真死了,而吴彩凤这么关心赵双贵,我突然明白了,吴彩凤跟赵双贵肯定有那种事。我就说,彩凤,你这么关心赵双贵,是不是他约你去了城北?你去了城北,你杀没杀赵双贵我不清楚,你肯定看到赵双贵死了。吴彩凤一听脸就变了,赶紧说她没去,说她关心赵双贵是为了青葱你,接着又提到了田绿苗,吴彩凤怀疑田绿苗也跟赵双贵说不清,还提到她老公王志刚,他们两口子都去了城北,不是一起去的,王志刚是去捉奸的,吴彩凤说她除了怀疑你,她更怀疑王志刚杀了赵双贵……哦,对了,王志刚回来了,青葱你看到他了吧?”

     “走了。”

     “走了?!什么时候走的?”

     “王志刚昨天下午就走了,田绿苗也搬走了,今天上午搬的。”

     什么?!王志刚下午走的?!今天上午是田绿苗一个人搬的家?这……这我的尸体是谁……一听卫青葱说,我脑子立刻顿住了。昨天下午,田绿苗奶奶庙回来,吴彩凤见到她,把田绿苗吓愣,那会儿天还亮着呢,如果王志刚想到了去埋尸,怎么也得等到天黑呀?怎么下午就走了呢?难道走之前去了城北把我埋了?

     “都走了?田绿苗上午搬家,你看到了?”

     “黄花,我都告诉你吧,田绿苗上午来过我家,她托我一件事让我转告吴彩凤,她说赵双贵不是她老公杀的。田绿苗承认她去了城北,是因为这几天孩子一直闹着要知了,趁孩子睡了,就去城北给孩子抓知了。还说前几天去抓知了手镯掉进面包车下面了,顺便再去找一找。可是,田绿苗去了面包车那儿一下子就把她吓傻了,她看见赵双贵瞪着眼横躺在车里,吓的她转身就往外走,还没钻出去玉米地快到堤边边时,玉米缝隙里她突然看到了她老公,一个哆嗦吓的她尿了一裤子。这时候王志刚正从堤上往玉米地里钻,等到王志刚错着她钻进去,田绿苗赶紧出来越过河堤藏进了对面玉米地。过了一会儿,田绿苗看见王志刚惊慌失措从玉米地钻了出来,望一眼东西堤上,接着骑上电车就走了。田绿苗说,回到家王志刚就审问她,接着就打她,打完就提出离婚,田绿苗跑出家去了奶奶庙给奶奶烧香,回到家王志刚就不见了,常背的那个牛仔包也没了,王志刚回了北京。田绿苗说,昨天下午吴彩凤也见她了,开口就问她赵双贵死了你知不知道,还说1点多的时候她看见田绿苗出门了,问她是不是去了城北,那会儿田绿苗脑子正乱着呢,就没说她去城北,回家田绿苗想了一夜,觉着赵双贵的事早晚会暴露,必须得让吴彩凤知道她去了城北为什么去,和她看到了什么,说她一搬家害怕引起吴彩凤更大怀疑,还说她不愿意见吴彩凤,这才让我转告。”

     用不着打听田绿苗搬到了哪儿,也不用找王志刚了,按照田绿苗描述,杀我的凶手不是王志刚,把我尸体转移埋掉也不是他。不过,田绿苗讲的是真相吗?田绿苗是从西马道出西门桥绕道去的城北,王志刚肯定走斜马路抄近路去的,如果田绿苗在王志刚之后赶到城北,那她就没可能看到王志刚杀我。镯子的事纯粹瞎扯,没亲眼看到,没有目击证人情况下,田绿苗不可能硬把杀人帽子扣到她老公头上。这样,田绿苗去奶奶庙,就等于给奶奶讲的全都是实话了。

     “青葱,你告诉吴彩凤了?”

     “我没去,我不愿意搭理吴彩凤。”

     “你答应人家绿苗,怎么不去呀?你把田绿苗讲的告诉她,观察一下吴彩凤有什么反应?王志刚没杀赵双贵,究竟谁把那酒鬼弄死的?你察言观色,说不定能看出来就是吴彩凤。”

     吴彩凤一直找这个找那个堵人家嘴,说我赵双贵死了丑闻传出来大家都不好,谁知道你吴彩凤是不是想掩盖你杀了我,别说黄花,卫青葱也不缺心眼,如果大家都相信田绿苗讲的,王志刚没杀我,那除了你吴彩凤,还会是谁?

     “黄花,吴彩凤一个女人她敢去杀人?我嘴上说是她,那是气话,实际上我心里不认为是她,吴彩凤跟赵双贵无冤无仇为什么杀他?杀人偿命,这么大的事吴彩凤她脑子有毛病了?”

     “吴彩凤跟赵双贵有那种事,她害怕……”

     “有那种事就更没理由,更舍不得杀他,吴彩凤害怕什么?”

     青葱啊,你这话我愿意听,吴彩凤如果是你,这几个女人如果都像你,我赵双贵死了做了鬼也没啥遗憾的。刚才你在家肯定想我了,还是那句话,我如果不死,能让你那样?

     “青葱,田绿苗跟那酒鬼也有那种事吧?你相信绿苗真去给孩子逮知了?”

     “我肯定不信,肯定王志刚杀了赵双贵,不然,他为什么跑?田绿苗为什么搬家?”

     “没杀人才跑呢,杀了人绝对不敢跑,更不敢马上搬家,全家都走,不是明摆着让人怀疑嘛?”

     “你意思,真的是吴彩凤干的?”

     “青葱,吴彩凤编出那个梦一直说你去了城北,你难道一点不担心?我还是说,赵双贵尸体一被发现,警察肯定全面展开调查,万一吴彩凤把你去了城北告诉警察,就算你没杀赵双贵,你也得进去说清楚,跟一个酒鬼扯到一起,还发生杀人命案,这种事传出去可不好,一传村里人就全知道了,甚至轰动全城,这么大的事你老公能不听说?让你老公知道你可就麻烦大了。”

     黄花吓唬卫青葱,她想干什么?

     “我没去就是没去,我不怕警察调查。”

     “青葱,发生这么大的事,你不能耍脾气,你没去城北,你跟赵双贵没那种关系,你敢保证吴彩凤田绿苗没有?咱几个外来租户常在一起,警察一调查,肯定会把咱俩也扯进去,我的意思是,咱先去城北看看赵双贵真死了没有,天黑去,或者夜里去,越晚越保险,如果那家伙真死在了哪儿,咱再跟吴彩凤商量怎么处理,刘大爷小孙子不是说赵双贵出车祸了?如果把那家伙埋掉,那赵双贵就真的是出车祸死了,是肇事者害怕把他埋了,不是咱,这样,大家就都没事了。”

     我滴娘啊,黄花居然也想到了埋我?你黄花见到吴彩凤嘴上那么硬,原来你也害怕我暴露啊。

     “我不去,你去找吴彩凤商量吧。”

     “青葱,我把你叫出来可不是就说这些,最要紧的还没说呢。”

     “你想说什么?”

     “有人在堤上看见你了,你说你没去城北,到时候不由你。”

     “谁?!谁看见我了?!谁看见我了?!你说!”

     是啊,谁看见卫青葱了?黄花这话是真是假?难道黄花自己看见了卫青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