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节石不敢当
    城隍啊城隍,你个王八蛋真不是东西,你不但徇私枉法官报私仇,你当上城隍还想着女人,你磨蹭着不去,原来还吃我醋啊?你城隍少说也有一百多岁了吧?到了这岁数你能吃的动吗?跟你邻居都祖辈子了,就这么一点小事你都没个痛快,现在是我求你不给你说那么多,等我事办完拿到通行证,上了黄泉路过了鬼门关见到阎王,不告你一状我就不是赵双贵。

     还有,刘大爷说,你城隍为了阻止冤民上告,派小鬼擅自封死者亲属印堂,如果真是你城隍自作主张这么搞,这也是你一条罪状。说到这,倒是想起来了,王三宝魏全福跟我不是亲属关系,他俩的印堂应该不会封吧?到了这会儿,我也顾不上被他俩笑话了,给他俩托梦知道我死在了那儿,就算不去报警,至少能告诉我老婆吧?可是,按照刘大爷说法,封印堂的不全是亲属,还包括关系不错的,城隍这老小子对西小街了若指掌,他肯定知道我跟三宝全福关系不错,会不会把他俩印堂也封掉啊?除了王三宝和魏全福,其他街坊邻居也应该可以吧?我给女人胡搞致死,虽说不是一件光彩事,但终归是要全村人知道的,这跟刘大爷藏在沙发里两万块不能告诉邻居不一样,我这个事可以随便托一个邻居转告,我赵双贵突然被人害死,这对全村是个大新闻,随便给哪一个邻居托梦,都应该憋不住告诉我老婆,我一个一个挨着给他们托梦,城隍总不会把全村人印堂都封死吧?

     天说亮就亮了,宝贵的一夜都让城隍这王八蛋给耽误了。过了今天白天,尸体肯定烂的更很,烂就烂吧,那没办法。虽然想到了全村人印堂不可能都封死,但我心里还是没底,到了天黑,我准备再来求一次城隍,如这老小子还摆架子请不动,那我赵双贵肯定转身走人。

     刘大爷去了哪儿?他怎么不在城隍这儿?说了半天,最后城隍帮没帮刘大爷?刚才城隍说,刘大爷捐一万块,就把城隍位子让给他,这怎么可能?刘大爷怎么就信了他?这老小子现在权利这么大,对我赵双贵口气横的一愣一愣,这德行怎么舍得让位给刘大爷?花言巧语让刘大爷把钱捐出来,肯定就翻脸不认人了。见到刘大爷,我必须提醒他。

     先不管刘大爷,我得赶紧回家,我一夜不归,我老婆天亮去哪儿找我还不知道呢。

     小广场出来拐进小街,小街地面上弥漫着潮气,整个街筒子看不见一个人影儿,天还早吧?我心里琢磨着,我这会儿没有手机,晕晕乎乎不知道几点。一般夏天的清晨最凉爽,而且蚊子闹腾一夜这会儿吃饱喝足都闭上了嘴,可以说,清晨这段时间是一夜睡眠最香的时段。想起我老婆忙一天那么累,这会儿也还没起床吧?老婆正睡觉,我不能打扰她。

     沿着小街走过来,到了我家门口,我站住了。

     望着我家门楼,我突然想起城隍斥责我的话,你不行,你不能跟老刘头比,你家有几个钱?这话虽然难听的让我脸红,但我赵双贵确实不能跟刘大爷比。谁家富不富,家里有没有钱,从挨家挨户的门楼就看出来了。我家门楼建的年代早,那时候还不时兴贴磁砖,整个墙面水泥一抹到底,再打上方格子造型就算完事,这个早就不时兴了。现在都是枣红大磁砖贴面,大铁门也是枣红色,看上去要多气派有多气派。门楣上的格言也不是原先的‘宁静致远’‘紫阁生辉’‘旭日东升’‘春风和熙’这些跟风景有关的老词,不知什么时候兴起了‘家和万事兴’这个词,我们这条小街我闭着眼睛就知道,凡是新建的门楼全部用上了这一句。我活着的时候,每次看到这句话,每次都觉着十分搞笑,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这明摆着是向街坊邻居宣告:我们家以前不和气,兄弟不和气,婆媳不和气,妯娌不和气,甚至跟邻里之间因为鸡毛小事经常骂街打架。各位乡邻乡里,你们睁大眼睛瞧瞧,我们家现在和气了,和气生财了,和气万事兴了,和气让我们家富了,我们家富了这才建起高大气派的门楼。

     视线从门楼移开,我看到挨着我家胡同墙角有个‘泰山石敢当’,这几个楷书大字是镌刻在一个青砖上的,青砖镶嵌在墙里,石敢当迎着对面一条胡同。这个我知道,石敢当是阻止妖魔鬼怪的,我赵双贵现在就是一个鬼,我倒要试试这块砖头能不能把我驱走。我走近石敢当,石敢当没反应,没发出一道亮光,没把我击的后退,我伸手摸一下,石敢当对我这个鬼还是没任何反应。我活着的时候就对砖头上刻这几个字半信半疑,既然叫泰山石敢当,那就应该千里迢迢去泰山取一块石头,然后再用朱砂写字刻成,这样制作可能还有点辟邪的灵气。可是,谁那么老远跑到泰山取石头啊?唐僧经过一百零八道磨难才取回真经,阴阳先生为了赚钱快,秒杀了一切应该有的磨难,随便地上捡一块砖头,装神弄鬼用朱砂写上这几个字,就变成了泰山石敢当?就能驱妖除魔?这怎么可能?果然,我现在变成了鬼,我彻底明白了,砖头做成泰山石敢当,纯是糊弄人。

     石敢当不是这一个,我们这条小街胡同多,几乎每个胡同口都有。听老辈人讲,这条小街原先都是老地主的三四进深宅大院,土改分住进去全是杂姓人家,几户人家一直走一个街门,大家都感觉不方便不说,历次翻盖房屋边界问题老是闹纠纷,解决办法就是南北开一条过道,大家不从一个街门走,这就开出来许多条胡同。

     可是,为什么都在胡同口请个石敢当?这就跟生病暴死突发灾难有关了。刘大爷就是例子,白天还好好的,晚上去看歌舞突然就被音响震死了,刘大爷有高血压心脏病音响震死很正常,大家表面上都这样认为,可是,背后传起闲话就不是这样了:刘大爷做亏心事了,那边叫他了,不然怎么会突然死,怎么会看场歌舞就突然死了。这几年车多了,年轻人突然被车撞死,还有五十来岁的人突然得了一种奇怪病,还有身强力壮的突然瘫在床上,这些本不该降临的灾病,被乡里乡邻一传,就全跟干亏心事被妖魔鬼怪缠住联系上了。而降临灾难的这家也疑疑惑惑心里发虚,在人前抬不起头,解决办法就是请一尊石敢当。其实,请石敢当还有另一个诡异心态:各位乡邻都看好了,我家死人不是做了亏心事,是招上了鬼,鬼不是只认准我家门,说不定那天还会去你家呢。

     石敢当不是万能,请了石敢当就不发生暴病车祸了?再发生怎么解释?风水先生说,你家宅子本身建造有问题,你家宅子没前面宅子高,石敢当只能压住前面过来的妖魔鬼怪,后面来的会被前面高宅子挡住,这样妖魔就会进你家,解决办法你家宅子必须比前面高。风水先生一句胡说八道,这就开始攀比了,新建的高度一定要超过前面,以前建的也有办法,就是在屋脊上再垒一个象征性屋脊。你后面超过了我,想让妖魔鬼怪进我家,你休想,你能屋脊摞屋脊,难道我就不能?

     屋脊摞屋脊,宅子高度超过了前面,难道就再也不发生暴病车祸了?肯定还会,这时候风水先生又说,你家宅子高了地面也要高,风水先生又一句胡说八道,这就又开始了一项新的工程:我家院子一定要比你家高,我要拉土垫。这个垫院子工程与屋脊摞屋脊相比,那可就大了。以前没有拖拉机,从城外拉土全靠人力车,白天还要种庄稼做生意维持生活,垫院子只得靠晚上,晚上一车一车从城外拉土,你把院子提高半米,我就把院子提高一米,愚公能把家门口两座大山移走,我为什么不能把我半亩院子抬高一米?需要上百方的土我一年不行两年,两年不行三年,我这辈子不行,我让我儿子孙子干,总有一天会垫到一米高吧?可是,你想没想过?你垫到一米高,人家垫到两米呢?你是不是还要没日没夜的拉土?最要紧的是,你院子垫高了,你家就不会有灾难了?暴病和车祸就不发生了?如果再发生,风水先生会说你院子垫的太高了,你家人压不住这么高气势,院子必须降低,你怎么办?

     我站在这砖头石敢当面前正想着,忽然听到我家大门吱咕一声响,门开了,我老婆探出头朝小街望了一眼,转身又回了家,我跟着老婆就进去了。

     ****************